近日,在四川省西充縣某村,200餘位村民用寫“聯名信”的方式,欲將村裡一位患有艾滋病的8歲男童驅離出村。“通過召開群眾會,大家一致要求有關部門對坤坤進行隔離防治,(讓他)離開這個村莊,保障全村群眾及兒童的健康。”村長何其在村民小組會上說。(12月17日人民網)
  一個年僅8歲的孩子,因為患有艾滋,竟然要遭遇全村的聯名驅逐,這不僅讓人想起日前那個同樣被關註的自閉症孩子,因為在課堂上存在擾亂課堂行為和威脅性語言等問題,同樣遭遇了來自其他孩子的家長和學校的“驅逐”。
  這個叫坤坤的孩子,相較於患有自閉症的阿文,無疑是更不幸的。無從知道這個在目睹203位村民在“聯名信”上簽下了名字,按下手印的孩子,在飛奔到家後,有著什麼樣的絕望,相較於其可憐的身世,如今所遭遇的“驅逐”,更是讓人痛心的個人悲慘。
  從被驅逐的自閉症阿文和艾滋男童坤坤事件中,我們都能發現因常識缺乏所帶來的偏見困境,這種因常識缺失而來的偏見,往往比絕症還讓人絕望。但是回過頭來想,任何對阿文同班同學家長的詰責,或是對坤坤所在村村民的譴責,似乎都是蒼白無力的,在坤坤所在的鄉村,並不是因為村民鐵石心腸,許多村民對不幸的坤坤,都表達了同情和憐惜,這種聯名驅逐,或許真的是基於個體理性下的不得已,這在大多數時候,其實也是大多數人的下意識。一個不一定恰當的假設是,如果你是其中的當事人,你又當做出如何的抉擇呢?你會讓自己的孩子與時不時地表現出異常行為的孩子成為同學嗎?你會讓自己的孩子與有著艾滋疾患的坤坤成為兒時的玩伴嗎?
  正如當地的鄉長所言,坤坤作為西充縣某村的一員,本就有著同普通村民一樣平等的權利,不管是受教育的權利還是其他權利。但這種權利願景的實現,實在非一日之功,而偏見的根深蒂固,肯定也不是一時一會所能糾偏的,但是對於遭遇被驅逐的自閉症和艾滋病孩子,在現代文明之下,他們不應該是束手無策或是絕望無助的。他們應該得到來自製度範疇內的權利救濟,或者說應該得到公共權力的幫扶。
  公共權力的存在價值,就在於提高社會全民福祉,實現最廣泛的公平和正義。對於因疾病而弱勢的孩子來說,尤其是在如此無助的時候,應該得到可能的權利救濟。對自閉症阿文來說,來自政府的權利救濟,應該是可以讓他得到更合適的教育環境,而對患有艾滋病的坤坤來說,來自金錢上的幫扶,顯然已經難以讓他實現個人的生存權利和尊嚴,那麼就應該得到更合適的生活安置,能夠在沒有歧視和驅逐的環境中長大。
  好消息是,在遭遇被驅逐後,當地鄉政府已經開始著力為坤坤找到一個可以收容的機構,讓坤坤得到更全面的治療和教育。當然,從長遠來看,更值得希冀的願景是,常識普及下的權利平等,讓坤坤這樣的不幸孩子,得到從“艾”到愛的權利。
  文/高亞洲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被驅逐的艾滋男童亟需權利救濟)
創作者介紹

房屋買賣

hn25hnosj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