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下一任007由誰扮演,他都會擁有一張英俊的面龐,喜歡喝搖勻而不是攪拌的雞尾酒,並與性感美麗的邦女郎調情。不過,這位特工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全世界我只相信自己和瑞士的銀行家”,恐怕要改口了。
  根據5月6日瑞士簽署的《稅務事項自動交換宣言》,瑞士境內338家銀行將不再固守從16世紀起開始的保密制度——拒絕透露客戶的所有事宜。
  “歷史將記住這一天。” 法國《世界報》如是評論。這個國土面積和海南省差不多的小國,銀行業管理的離岸資產高達2.2萬億美元,相當於我國2005年一年的GDP總量。
  但瑞士銀行家協會公共關係負責人指出,瑞士所簽署的協議只是“政治聲明”。瑞士方面尚未對《稅務事項自動交換宣言》的實施制定明確細則。
  儲戶一度在瑞士銀行存款沒有利息,反而需要繳納管理費
  在人們印象中,瑞士銀行稱得上“世界保險柜”。瑞士銀行憑藉其保密制度和國家中立國的特殊地位,吸引了大量國際資金,曾為國際金融穩定發揮了重要作用。
  作為全球最大的離岸金融中心,瑞士銀行業管理超過1/3的國際私人財富,每年收益高達140億歐元。一度因為吸納的存款太多,儲戶在銀行存款不但沒有利息,還得向銀行繳納管理費。
  在總部位於蘇黎世一座花崗岩建築的瑞士聯合銀行,人們對於財富的判斷有著一套不成文的標準:25萬美元的起存數,只能算是平民;25萬~200萬美元,勉強算是中等收入;大客戶至少在200萬美元。
  作為瑞士最大的銀行,瑞士聯合銀行的標誌是三把交叉在一起的鑰匙,寓意“絕對保密”。這一保密傳統源自16世紀,初衷是為了保護新教徒免受迫害。
  1934年,瑞士制定了西方第一部銀行法——《銀行保密法》。根據這部法律,瑞士銀行為儲戶絕對保密,禁止其他人插手過問,包括瑞士的國家元首,以及任何外國人和外國政府。
  不過,這一最初為了保護普通德國人和猶太人的財產不被德國政府強制轉移到德國銀行的法律,後來卻吸納了不少納粹的錢財。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人們偶然發現,希特勒的空軍元帥、經濟部長和外交部長等官員,都在瑞士銀行開有賬戶。
  當戰後與盟軍簽署協定、清查德國納粹的財產時,瑞士堅持不以盟軍估算的5億多美元為準,只歸還了6000萬美元。
  這恐怕也是其他政府與瑞士銀行矛盾的開始。起初,瑞士銀行占盡了上風。對於戰爭中遇難的猶太人的存款,瑞士銀行最初只是象徵性地進行了部分賠償,而憑藉保密制度將大多數錢隱匿起來。直到1998年,在國際輿論的壓力下,瑞士銀行與國際猶太組織達成賠償協議,支付了12.5億美元。
  這種“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客戶關係,也讓瑞士銀行不斷卷入貪腐和逃稅的醜聞。菲律賓前總統馬科斯、印度尼西亞前總統蘇哈托、尼日利亞前軍事獨裁者阿巴查等政治人物,都曾因在瑞士銀行存放不義之財而被凍結資產。
  連一再公佈財產的俄羅斯總統普京,也被傳言有400億美元存放於瑞士的銀行賬戶。根據克裡姆林宮的公開聲明,普京2013年的收入僅370萬盧布,約合人民幣64萬元。
  2012年,希腊雜誌《熱門檔案》公佈的一串名單,更是引發了希腊的政局震蕩。根據報道,希腊有2059名精英人士在瑞士匯豐銀行擁有私人賬戶,其中一些賬戶的金額高達5億歐元。
  如今,在電影作品中,凡涉及洗黑錢、貪腐的題材,都少不了瑞士銀行的影子。好萊塢大片《華爾街之狼》中,瑞士銀行接受了萊昂納多飾演的華爾街銀行家足以裝滿一汽車的黑錢。香港電影《賭神》中,一張瑞士銀行的本票成了用以下註的終極籌碼。
  更多避稅天堂也因效仿保密制度而誕生。歐洲小國盧森堡只有53.9萬人,卻有130家銀行。2012年年底,這些不透明的銀行系統持有的存款約為3500億美元,這意味著每個居民有65萬美元存款。
  大國間“合縱連橫”式討伐,銀行界“斯諾登”不斷泄密
  5月6日召開的歐洲財長會議成為壓垮保密法的最後一根稻草。在這個會議上,瑞士等47個國家簽署了《稅務事項自動交換宣言》。它的前身是在今年2月舉辦的G20財長及央行行長峰會上,由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提出的“銀行信息自動交換系統”的全球標準。
  在歐洲財長會議上, 34個經合組織的成員和巴西、中國、新加坡等13國共同簽署宣言,承諾允許政府收集並與其他簽署國每年自動交換納稅人的銀行賬戶信息,包括銀行存款餘額和用於計算資本收益稅的股息、利息等收入。
  而在過去,一國政府要打擊利用海外銀行賬戶逃稅的違法行為,所要遵循的程序十分複雜,而且一些國家以保護客戶隱私為由,不願意合作。
  在大國間“合縱連橫”式討伐的同時,不少“孤膽英雄”也為瓦解保密制度添磚加瓦。
  摩洛哥人埃爾韋·法爾恰尼就是其中之一。這個銀行界的“斯諾登”曾是瑞士匯豐銀行的一名職位不高的電腦技術員。2008年,由他泄露的數據在銀行及歐洲政治人士及富裕階層中引發了不小的混亂,涉及127311名客戶,其中包括6313名涉嫌逃稅的法國人。
  他的前同事指責他“從來不會免費給別人東西,總是索取,算不上羅賓漢”。但法爾恰尼還是受到了法國政府的保護——除了安排他在歐盟從事計算機項目的研發,還給他配備了3個貼身保鏢。
  如今,這個泄密者搖身變成反腐英雄。瑞士調查者到處搜尋他的下落,西班牙人將他逮捕入獄,他還聲稱自己曾被以色列摩薩德特工綁架,後者迫切地想要一窺法爾恰尼在日內瓦一家大型金融機構工作時竊取的客戶數據信息。
  另一位告密者布拉德利·伯肯菲爾德的經歷聽起來就像“無間道”。他先是以瑞士銀行家的身份幫助美國富豪偷稅,接著在2009年美國要求瑞士聯合銀行進行避稅調查時立下大功。
  對於這樣一個令人“愛恨交加”的功臣,美國政府的做法是“打一巴掌給個甜棗”:首先對其偷稅行為判處31個月監禁,緊接著贈予高達1.04億美元的獎勵,相當於每坐一天牢,就能獲得高達11萬美元的“薪酬”。
  一直以來,美國政府就以強硬的手段,要求瑞士銀行放棄保密傳統: 2001年藉著“9·11”後反恐的理由,迫使瑞士公開恐怖分子的銀行賬戶;2009年要求瑞士聯合銀行展開避稅調查,並取得高達7.8億美元的罰金和上千份客戶信息;2010年通過了《海外賬戶納稅法案》。
  步步為營之下,瑞士銀行所固守的保密制度成了一些人眼中的“過街老鼠”。2011年,瑞士與英國達成協議,由瑞士代扣英國客戶的存款稅;俄羅斯也與瑞士達成了公開俄羅斯人賬戶信息的相關協議。
  如今,《稅務事項自動交換宣言》的簽署意味著瑞士銀行保密制度的終結。一位學者說:“這是瑞士聯合銀行的末日,沒人再相信瑞銀的賬戶。”
  公開信息將會是局部、謹慎的公開
  保密制度的廢除已經是大勢所趨。就連全世界最緘默不語的離岸避稅天堂——開曼群島、特克斯和凱科斯群島以及加勒比海其他英屬領土——也於 2013年宣佈,將開始分享銀行賬戶信息,不過它們依然保留著極其不透明的企業登記制度。
  從盧森堡首都大雨滂沱的街頭,到加勒比海英屬維爾京群島波光粼粼的小湖,各國官員都在手忙腳亂地抹除允許偷稅的污點,並試圖在不趕走可以帶來豐厚利潤的外國客戶的同時,改變守密的做法。
  如今,瑞士銀行已經開始塑造親民的形象。美國《華爾街日報》的報道稱,瑞士銀行的員工守則堪比時尚指南——從西裝的選擇到睫毛膏、粉底甚至指甲油的顏色,都能在裡面找到實用的技巧。“這裡的銀行業更註重服務的品質與客戶的感受。”報道說。
  “瑞士銀行並沒有人們想象中那種見利忘義的急躁心態,事實上他們的運行狀態非常平和。”5月10日,曾任瑞士蘇黎世州銀行北京首席代表的劉志勤說。
  他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瑞士銀行的私人銀行服務存錢容易取錢難,存錢時逐項填寫的包括個人電話、家庭住址、配偶電話等繁瑣的信息,取款的時候也必須完整地恢復出來,一丁點兒錯誤都可能使得個人的資產成為永遠取不出來的“死賬”,“許多富人往往有多套房產、多個電話,換來換去,最後自己都記不清楚當初填的是哪一個”。
  “這樣的事情確實是發生過的。”劉志勤說,“一個臺灣的富商,至今都在為取不出來的幾百萬美元而鬱悶。”
  就在人們為瑞士銀行保密法的廢除“幾家歡喜幾家愁”的時候,瑞士銀行家協會公共關係負責人沃納卻表示:斷言瑞士就此徹底告別保護銀行客戶隱私的做法為時過早。
  據說,在簽署《稅務事項自動交換宣言》的同時,瑞士也正在逐步放棄銀行保密法。瑞士私人銀行協會主席米歇爾·德羅貝爾在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透露:瑞士計劃於今年6月舉行國民院(下院)會議投票對此表決。
  或許是害怕客戶大量流失,瑞士銀行家協會還保證說:“只有所交換的信息只用於稅收目的,瑞士的銀行才願意與其他金融中心自動交換信息。”協會同時要求,信息交換應當“互惠”,並且對以往的“不遵守”、即沒有繳稅的資產要有“公平的解決方案”。
  “可以肯定的是,公開信息將會是局部、謹慎的公開。”劉志勤分析,“應該具有針對性,並且在當事國雙方政府協調下進行。”  (原標題:瑞士銀行)
創作者介紹

房屋買賣

hn25hnosj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